曹中銘:A股病根在于戰略定位的偏差與投資者保護不到位

時間:2018年10月19日 07:47:25 中財網
  2018年10月18日,從數字上看,這本應是一個非常吉利的日子。但對股市投資者而言,卻又是一個非常糟糕的日子。三大股指包括上證指數、深成指、創業板指數再次全線下跌。其中上證指數更是跌破2500點整數關口,與2015年的5178點高點相比,指數已遭“腰斬”,A股亦步入“2.4”時代。

  A股市場誕生的時間雖然不長,但不乏各種“論”出現,包括“賭場論”、“千點論”、“推倒重來論”等,每一種“論”其實都有其產生的背景。而今年隨著股市的持續下跌,特別是近段時間的大幅下挫,“推倒重來論”又開始在市場上出現。作為全球第二大資本市場,要推倒重來又談何容易?
  A股誕生以來到底表現如何,K線圖作出了最好的詮釋。股市K線圖,不僅能反映出股市的走勢如何,更能折射出股市是否存在問題。在A股市場,牛“短”熊“長”已是市場的一大特征,更是其標簽。個人以為,牛“短”,一方面反映出市場的投機性,也反映出市場的不成熟。而熊“長”,則說明股市投資者信心的缺失,更凸顯出投資者的虧損嚴重程度。

  個人以為,A股所存在的問題,主要表現為“三座大山”與兩大缺陷。“三座大山”即為新股IPO、上市公司再融資,以及限售股的套現。新股IPO自不必說。在“擴大直接融資規模”的引導下,股市變成了上市公司的圈錢機器。去年滬深股市發行新股438家,期間的每周10連發相信投資者還記憶猶新,但去年的股市表現又如何呢?新股IPO對市場的過度抽血行為,早已讓市場不堪重負。

  上市公司再融資同樣如此。在上市公司的定增沒有收緊之前,由于門檻低,即使帳上資金躺在銀行睡大覺,上市公司亦有進行定增的沖動,事實上也是如此。而且,相對于新股IPO有“窗口指導”與發行市盈率的“高壓線”,上市公司在定增時更是肆無忌憚,其所產生的抽血效應比新股IPO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  限售股解禁后的套現更不用說了。曾經創業板就被戲稱為“套現板”,簡簡單單的三個字,將創業板的本質暴露無遺。其實不僅是創業板,滬市主板、深市主板與中小板,除了國資公司之外,哪一家上市公司的發起人股東或自然人股東,在套現時手軟過?而且,這幾年新股加速發行,累積的限售股也越來越多,而其出路無不在二級市場。A股市場背負“三座大山”,不僅影響到市場的發展,也產生了諸多方面的問題。

  兩大缺陷包括制度建設存在缺陷,以及投資者保護存在缺陷。制度建設存在缺陷其實并非什么新聞,而是一直存在的問題。比如對于操縱市場者,至少在目前的案例看,操縱者是沒有受到應有的處罰的。該罰款的有時沒有罰到位,該承擔刑事責任的沒有承擔刑事責任。如此情形,無異于對違規者的縱容。而在投資者保護方面,只有上市公司的虛假陳述行為,投資者才可訴訟維權,并且常常無法做到兩個“全覆蓋”,即利益受損的投資者無法實現“全覆蓋”,總有某些投資者沒有或無法維權,以及打折補償下的投資者損失無法實現“全覆蓋”。至于像內幕交易、操縱市場所造成的損失,投資者更是欲訴無門的。

  因此,簡而言之,A股的問題焦點主要在于戰略定位出現偏差與投資者保護不到位,其他所有的問題,最終都會匯集于這兩個問題上。事實上,這也是中國資本市場發展過程中必須直面的深層次問題。這兩個問題解決不好,希望中的健康發展也好,長治久安也好,都只能是一句空話。

  解決戰略定位出現偏差的問題,就要解決好股市的融資功能與投資屬性的問題。資本市場不僅是一個企業融資的場所,也應是一個適合投資者投資的場所。因此,過度重視融資功能,而忽視了其投資屬性,是“新興+轉軌”的A股市場不可承受之重。個人以為,發揮股市的融資功能,不能竭澤而漁,不能不顧市場的承受能力與投資者的感受,更不能置市場的投資屬性于不顧,為了融資而融資。若此,融資功能的過度發揮,最終會反過來限制市場的融資行為。基于此,把股市融資功能當作首要任務的觀念需要改改了,把A股市場打造成一個投資與融資兼備的市場,應成為市場的首要目標。

  解決投資者保護不到位的問題,靠證監會的監管函、問詢函是不起作用的,重要的在于制度建設。比如對《證券法》進行修訂,須大幅提高違規者的成本,要有將違規者罰得傾家蕩產的勇氣與決心,對違規者實施嚴刑峻法。在違規者實施嚴懲的同時,不可忽視對投資者的保護。像投資者因內幕交易、操縱市場導致損失的,都應該得到必要的賠償。在投資者保護問題上,個人建議,一是早日推出集團訴訟制度,二是制訂并出臺《證券投資者保護法》,三是建立有違規必有賠償的投資者保護機制。

  A股市場的中小投資者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,不保護好他們的利益,投資者就不會有信心。而一個投資者充滿信心的市場,才是一個有希望的市場,才是一個真正健康的市場。
  .價.值.中.國.網
各版頭條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
湖北11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