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施亮:滬市失守2500點,這些問題到了該解決的時候了!

時間:2018年10月19日 07:49:01 中財網
  2485.62點,這是滬市自2015年6月調整以來的又一個新低水平。然而,從滬市5178.19高點調整至今,累計最大跌幅已經達到了52%。但是,與滬市市場相比,深證成指三年多來的累計最大跌幅達到60%、中小板指數以及創業板指數的累計最大跌幅分別達到59.8%以及70.2%。

  多年來,市場投資者把更多的眼光投向了滬市市場,并以此作為A股市場的主要參考指數。但是,考慮到滬市權重股占比較高,而以四大國有銀行、中國平安以及兩桶油為代表的超級權重股的持續護盤影響,實際上滬市指數已有失真的跡象,而對于深市市場反而更真實反映出整個A股市場的表現概況。

  截至目前,滬市市場已出現24.82%的年度跌幅、深市市場的年度跌幅更是達到35%左右。面對目前股票市場的年度跌幅水平,實際上也是自2008年以來的最大年度跌幅表現。然而,在過去十年時間內,2011年的股市年度跌幅與今年有所接近,但是從現階段的市場環境分析,目前股票市場所面臨的問題卻要比2011年的股市環境復雜不少。

  對此,在滬市失守2500點、滬深市場兩融余額失守7900億元的當下,有幾個問題一定要引起重視!

  其中,對于股市救與不救的問題,需要有一個明確性的態度。或許,對于當前的A股市場,試圖嘗試通過市場化的手段完成自我調節的過程。但是,從最近一段時期的股市表現分析,借助市場的力量來調節股市的走向,似乎顯得力不從心,甚至可以認為在極端的市場環境下,市場自我調節的功能已經處于失效的狀態,而對于喪失了自我調節能力的A股市場,則需要考慮救市的問題,而在救市的問題上,仍需要有一個明確性的態度反饋到市場身上。

  再者,IPO發行常態化究竟還適不適應當前的市場環境,這同樣影響到股市投資信心的修復過程。從實際情況下,雖然IPO堰塞湖泄洪問題已經延續多年時間,而加快IPO堰塞湖的泄洪速度,盡可能完成股票市場IPO隨報隨上的發行模式,可能會是一項頗具戰略性、歷史性的重要事件。或許,這也是股市加快從核準制向注冊制過渡的重要契機。

  但是,關鍵問題,則是在于注冊制究竟適不適合A股市場,本身是否存在水土不服的問題,類似于熔斷機制任性運用到A股市場身上,而最終導致股票市場的非理性下行。與此同時,對于IPO發行常態化,雖然現階段內每周一批次,每批次募資10億元左右的規模對市場的實際沖擊影響不會很大,但在熊市環境下,還是重在心理層面上的沖擊。不過,對于IPO一周一批次的發行節奏,并非一種固守的模式,仍需要考慮到市場自身的承受能力。由此一來,市場對IPO發行常態化的看法,并非關注IPO募資多少、核發多少本身,而是在于政策監管對股票市場的治市態度問題。

  與此同時,在股市持續非理性下行的過程中,加快觸發上市公司股權質押預警線、平倉線的風險。或許,這也是對前幾年杠桿牛市下,對A股市場上市公司“無股不押”風險的集中處理。從最近一段時期分析,質押率較高,且無力補充質押物、保證金的上市公司最容易觸發股權質押平倉風險,但不排除部分大股東借此變相減持,提前完成套現的任務。

  但,對于這一風險的集中爆發,往往容易導致股票市場的非理性波動,而平倉盤的密集釋放,更是對部分上市公司的股票價格產生很大的沖擊影響。對此,部分地區,尤其是具有經濟實力的地區開始采取馳援的模式,試圖減緩上市公司的股權質押風險的集中爆發,但引入地方國資,并非完全解除了質押危機,而對于債務纏身、缺乏流動性等問題,依舊成為當前不少民企上市公司的核心問題。換一種角度思考,若不從根本上改變部分上市公司的基本面與盈利能力,那么短暫救助之后,股價仍會存在下行的風險,甚至無力償還近期馳援的解困資金本息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,我們仍可以關注到A股兩融余額的快速下滑,且失守8000億元的關口,這也是近年來A股市場兩融余額的生命線。對此,在股市非理性下行的過程中,不僅對部分高杠桿資金構成了沉重沖擊,而且逐漸牽涉到部分合規融資資金,而融資盤踩踏效應的加劇,卻或多或少加快了股市的下行速度。

  除此以外,在全球股市走向相對穩定的環境下,A股市場卻出現持續非理性的調整,這本身并非正常的現象,并不能夠把太多的責任歸咎于外圍環境身上。或許,對于A股市場自身的問題,更容易引發股市的跌跌不休走勢。

  其中,例如接連不斷的減持潮、套現潮,這似乎成為了股票市場的一項長期包袱。在高速IPO環境下,實際上意味著減持潮、套現潮不斷涌現,而現階段內,A股市場的重要問題,并非IPO堰塞湖的泄洪問題,而是巨量限售股堰塞湖的解禁問題。此外,從另一種角度思考,即使上市公司股票價格自高位縮水大半,但不少上市公司大股東、高管依舊堅定拋售股票,這本身還是反映出A股市場持股成本不對稱、信息不對稱的問題。或許,經過這一輪的非理性調整行情之后,需要對以往股市局部造富效應模式的全面整改,大幅提升資本利用股市變相套現、變相投機的成本。

  滬市失守2500點,短時間內股市接連失守多個重要關口,而股市走勢已經脫離了經濟基本面與企業盈利狀況的表現。雖然A股市場有著市場化改革的決心,但在極端非理性的市場環境下,必要的救市還是很重要的,但關鍵所在,還是需要拿出實質性救市的舉措,例如實質性減稅減負、設立平準基金、改革股市交易制度、進一步延長限售股解禁時間以及放緩IPO等,而這系列舉措仍需注重實質性與有效性,更需要總結以往的救市經驗,盡可能減少救市之后的后遺癥問題。

  .價.值.中.國.網
各版頭條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
湖北11选五